民主革命时期中国疫情防控的历史与经验

2020-02-25 07:48 历史文化

  民主革命时期,中国一直把疫情防控作为政治任务来抓,在苏区、抗日根据地和解放区局部执政时开展了一系列卫生防疫运动,形成了疫情防控、卫生防疫的基本经验。

  民主革命时期,中国一直把疫情防控作为政治任务来抓,在苏区、抗日根据地和解放区局部执政时开展了一系列卫生防疫运动,形成了疫情防控、卫生防疫的基本经验。

  第一,以保障军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为首要任务。民主革命时期,疫情防控的根本目的是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和部队的战斗力。20世纪30年代,天花、鼠疫、疟疾和烂脚生疮等疫病在苏区普遍存在,群众染病率高,死亡人数多。如1932年,中央苏区公略县“近来瘟疫发生而死亡者一千一百六十七人”,宁都县“数月中发生痢疾,被传染者有一千三百余人”。赣东北苏区因天花死亡的小孩多达1000多个。疫情也造成红军减员,严重削弱部队战斗力。1932年12月20日,湘赣军区总指挥部报告“八军前方只有2100人,后方医院伤兵与烂脚病者有2100人,前后方数目几乎相等,部队减员惊人”。指出:“疾病是苏区中一大仇敌, 因为它减弱我们的革命力量。”抗日战争时期,在晋察冀、晋冀鲁豫、晋绥、冀鲁豫等几块较大的根据地,麻疹、痢疾等疫病也危害极大。抗战八年间,晋察冀边区疟疾病总人数达2000余万例次,痢疾发病800余万例。疫病导致大量人口伤亡、部队减员,如冀鲁豫军区太岳部队1944年因回归热流行造成减员,被迫停止操课;晋冀鲁豫根据地军区六纵在峭河战斗中9天减员144人,而因疥疮不能参战的竟达2444之多。解放战争时期,1946年哈尔滨爆发的鼠疫在东北解放区肆虐到1949年,1947年造成吉林地区633个村屯23171人死亡,1948年造成解放区西北部333个村屯3913人死亡;同时辽宁锦西的霍乱导致吉林死亡17000多人。亚游官方集团下载

  第二,以群众性防疫卫生运动为重要举措。中国在民主革命时期以卫生法规条文、基层卫生组织为依托,把防疫卫生运动作为疫情防控的主要举措。苏区时期,通过制定法规条文对疫情防控加以规范,把开展防疫卫生运动的八条规定落实到乡、村级苏维埃组织的政治工作中。在各省县苏维埃政府内务部设立卫生科等疫情防控机构,印发《我们要怎样来预防瘟疫》等宣传文章。抗日战争时期,华北抗日根据地疫情防控工作由各根据地军区卫生部(处)统一领导,基层组织包括医药救国总会、县区级医药分会、村设医疗组以及民政部直接领导的群众性医药研究会等。1942年4月,朱德总司令发布关于春季防疫工作的训令,规范了根据地的防疫工作。其次,还通过文教活动、防疫展览开展根据地的卫生宣传,自1938年2月至抗战胜利,晋察冀边区政府教育机关还在“抗战时期初级小学常识课本”中加入了生理卫生常识;再次,通过组建医疗组、防疫队稳定人民情绪、遏制疫情蔓延。同时,保持了开展群众性防疫运动的传统,指出:“我们必须告诉群众,自己起来同自己的文盲、迷信和不卫生的习惯作斗争”,提出“减少人民疾病死亡的基本方针就是预防,就是开展群众性的卫生运动。”1941年10月,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发出 《关于开展卫生运动的指示》;1942年2月15日,晋察冀边区边委会召开军政民卫生联席会议,要求开展边区春季防疫卫生运动。解放战争时期,东北解放区提出重视防疫工作就是对革命事业负责的思想,为村、屯、组卫生员和卫生组长举办卫生防疫短期训练班,通过集会、文娱、谈话等方式对群众宣传防疫知识。另外,建立各级卫生防疫站和卫生技术厂,加强预防接种和注射,对疫区疫情进行及时、有效的隔离,建立了迅速的疫情报告制度等。如东北人民政府卫生部规定,当发现鼠疫或疑似患者时,其家属或邻居必须上报患者情况,逐级经过卫生组长、屯卫生员上报街或村卫生委员,这一过程要在3小时内完成,48小时之内要向所在省的卫生厅上报情况。

  主要经验及影响包括:苏区时期,群众性防疫卫生运动降低了疫病发病率,成为建国后爱国卫生运动的发端;树立了“预防为主”的疫情防控思想,对我国社会主义卫生防疫工作产生了深远影响。抗日战争时期,中国领导的疫情防控工作增进了人民群众对党的信任和政治认同,是中国对社会建设的初步探索。解放战争时期,重大疫情防控锤炼了党和各级政府的局部执政能力。如1947年9月,东北行政委员会颁发 《紧急防疫通令》,第二年5月又颁布 《传染病预防暂行条例》、《鼠疫预防暂行条例》和 《东北各级卫生组织机构暂行条例》,各级防疫组织相继建立。解放区应对鼠疫的成功,初步建立起以预防为主的卫生防疫系统,为新中国的疫情防控和卫生防疫体系的建立积累了经验。

  (作者系北京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、北京市习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、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特级教师)

上一篇:实践证明“”给党、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。以下对其后果的认识正确的是( )①严 下一篇:为什么说是历史的必然选择?